呵呵哒

包子研究所:

LOFTER二次衍生创作榜2018年总榜来啦!第二波——【人气角色榜

接下来【热门作品榜】将会在本月和大家见面哟。


2018年人气角色榜总榜TOP50|涵盖【国产/欧美/日本】三大地区

榜单所展示总分按照LOFTER二次衍生创作榜计分规则

统计标签范围:

人气角色榜下所有标签【国产+欧美+日本】

统计时间区间:

2018年1月1日0时至2018年12月31日24时

标签总分=【订阅量】*10%+【参与量】*25%+【浏览量】*25%+【互动量】*40%


TOP5 安迷修

TOP4 雷狮

TOP3 佣兵

TOP2 杰克

TOP1 叶修

长安肚子饿了:

微博上写的最近循环歌曲的歌词

- "该是我情有所钟 梦一场不知所终的梦 想借这辰光 踏够十丈软红 未料想在你手中 最过珍惜的三尺青锋 会在某一日 为某一个人 纵起破长空 做了一世真英雄" #何日重到苏澜桥-三无[音乐]#

-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以父之名[音乐]#

-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不能说的秘密[音乐]#

- “不知何人浅唱弄弦 我彷徨不可前” #盗将行[音乐]#

- “愿意合上眼才能美梦无边” 《如燕》

-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 做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远辰[音乐]#

GINKISE:

一直一直都很欣赏直率的人,为了目标不顾一切的人,努力而又坚定的人。大家都在闪闪发光啊。

GINKISE:

是真正的美人,自知但是并不在意,一举一动皆是风流,眼睛永远亮的灼人。他爱对你笑,你却想看他为你哭,那时他的睫毛簌簌的抖,眼角眉梢都氤氲着点儿水汽,是长安花丛中最艳的一抹新雪,又或者是大漠冬夜里化不开的胭脂。 ​​​

GINKISE:

绝美苏神,在线索命。
李白他是什么神仙啊。
帅而自知,傲骨天成,他眼里是名山大川宇宙星河,落笔是云霞绚烂日月争辉,本该是天边儿云端上的人物,却愿意为你一人弯下腰,只为让你好好的睡一觉。

慕了(*꒦ິ⌓꒦ີ)

GINKISE:

谁不知道李白是惊才绝艳风光霁月腰细腿长脸蛋好看天上有地上无的绝世大美人呢。

长周期余弦波动函数:

画了WANOPO镜音十周年曲《两位大师》背景的微笑美男

最后一p是本家 ←超链接到本家原曲pv

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也没有肝画全曲了【躺】


【言许】第十二夜

赭鹿:

警告!警告!!警告!!!


*主角组不小心忽然掉进ABO世界观平行世界,巨——特么——,而且相较于同一题材来说甚至并不污:而我们知道,一个又雷又不污的ABO题材是没有存在的意义的。


*懵逼总裁Alpha李泽言X过于淡定孕期Omega许墨,睁眼一看发现自己长了〇〇AlphaQueenX特别能打Omega白起,心如止水Beta周棋洛。


*涉及:孕期——也并没有Play成功,泌乳科学ABO填鸭式科普,下品笑话,女A男O,ABO世界观所有O都会长胸的私设,等等等等。


 


 


 


 


第十二夜


 


 


Day1,12月25日


 


李泽言忽然醒来。


当然,“醒来”这个词用的不是非常严谨,因为他的感觉更像是自己被人灌了二斤工业酒精、然后又被人一闷棍打晕之后挣扎着醒过来了,睁眼的同时带着铺天盖地的头疼,几乎要让他呻吟起来。


一两秒钟之后,他就感觉到哪里不对。


似乎有特别遥远的喧嚣从某处传来,这倒并不奇怪,毕竟这天是圣诞节,恋语市的各家商店都在举行各种凑洋节热闹的购物活动,那些小年轻不玩到尽兴是不会回家的。


但是,问题在于,他记得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是在室外来着——而现在他身下这熟悉的触感说明他正躺在家里的床上。


而且还是裸着躺在自己家的床上,靠。


李泽言揉着太阳穴直起身来,努力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东西都带着重影。他的确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屋子里漆黑一片,探出被子的手臂一丝不挂,整个场景没有一个能和他昏倒之前的场景对上。李泽言一边眨眼一边试图适应眼前的一片漆黑,手落下的时候碰到了身边什么又柔软又温暖的东西。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一转头发现贞子站在你身后似的,对于一个独居的人来说未免太不友好了。那一瞬间李泽言感觉自己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他听见身边床垫发出吱呀一声,那东西显而易见是动了,与此同时李泽言依照残留的那点肌肉记忆伸出手拍向了床头灯的方向——


床头灯啪地亮了。


然后李泽言就发现,他身边坐着一个许墨,确切的说,一个在可以看见的部分完全是全裸的许墨。


李泽言:“……”


许墨:“……”


那一瞬间,李泽言真的觉得自己睁眼的姿势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如果闭上眼睛重新睁一下,这个错乱的世界可能就会恢复正常吧。


而这甚至并不是最惊悚的,最惊悚的是,许墨那个……高高隆起的肚子。


那玩意看上去简直像是——


那位研究所的天才科学家,恋语大学的客座教授,许墨许教授,带着一种冷静的奇怪的表情——如果有他的学生在场的话,会说他给解剖室的大体老师开膛破肚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么一个抱歉——低下头去打量了自己那个型号很不正常的肚子半天,然后重新抬起头来。


“我觉得,如果这里头不是一个篮球那么大的肿瘤的话,”许教授说,他怪异地语调透露了他实际上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那么这里头就是个孩子。”


“……”


 


 


Day2,12月26日


 


在周棋洛、白起和制作人小姐赶到李泽言家之前,李泽言一直很僵直地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而且尽管如此,他还是感觉自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冷静的男人。


因为该死的许墨坐在他身边,身上穿了一件该死的宽松的不正常的套头衫——他家衣柜里还有不少类似的东西,就好像衣服的型号和那明显属于许墨的品味的玩意儿应该出现在李泽言家的衣柜里一样——据说那一看就不应该长在正常男性身上的大肚子里头有个该死的孩子。


最要命的是,这人身上的味道该死的好闻,就好像加了砂糖和牛奶的红茶混着一股子栀子花的甜味,哪个大男人身上会有这种味道啊???


而且一个怀孕的人——先不说这人怎么会怀孕——一觉醒来和他全裸着躺在一张床上,这到底暗示了什么???


李泽言表面上面无表情,而心里翻江倒海,而许墨也很知趣地没有插话。或者换句话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整个疯掉了的话,华锐总裁李泽言和Black Swan的Ares好像本来正停留在互相放狠话的阶段来着,他们本来就不应该讨论什么见鬼的孩子的问题。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要是童话故事的话魔法应该已经消失了,但是在这个地方显然还是没有。李泽言听着窗外些微的喧嚣,一心等着另外几个人来和他们会合。


而其他人也完全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因为他们的Queen进门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们掉进一个ABO世界里了!”


李泽言一个字没听懂,而许墨显然也是这样,但是也许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句话解释了一切。因为白起看见许墨(和他的肚子)的时候脸白了一下,但是竟然一句话没问,而周棋洛竟然露出了一种“我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鬼样子”的一言难尽的表情。


与此同时,李泽言感觉到,在这几个人进门的时候什么味道扑面而来:白起身上的味道近似于落叶的木质香气和熟透的果子混合的时候会发出的那种味道;周棋洛身上的气味不明显,但是也有点甜兮兮的;而Queen——她的味道就好像一堵墙一样铺天盖地地向着李泽言砸过来,李泽言甚至都没办法描述那是什么具有侵略性的味道,那就好像是……一堵墙。


这让他警惕地坐直了,然后他听见许墨尴尬地咳了一声,等到他转头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把手保护性地按在许墨的膝盖上了。


不管李泽言刚才想问什么,现在也都吃惊地咽回去了,但是许墨人艰不拆地接上了话题,他问道:“ABO是什么?”


其他人深深地叹气,而周棋洛以一种大无畏地姿势走上前来,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许墨的手里,说道:“我刚才在来的路上查了一下,我觉得你们两个还是自己看比较好。”


事实证明,周棋洛总是对的。


……十分钟以后,他们两个仔仔细细地看完了那份资料,而李泽言有种上不来气的感觉,上次金融风暴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你应该记得昏倒之前发生的事情,”白起沉痛地说道,“当时现场有一个袭击市民的Evolver来着,你记得么?那个Evolver的能力显然是和时空相关的,然后咱们几个都不幸中招了。”


“然后所有人就被抛到了一个——”李泽言停顿了一下,活像说出那个词要让他消化不良,“ABO平行宇宙里?”


白起摇摇头:“Evol特勤的资料记载,那个人之前袭击的受害者都昏迷了,就好像植物人一样,所以我猜他只是把人的意识抛过来了,然后呢,你的意识就进入了这个ABO宇宙的你的脑海里……”


他说着就一言难尽地看了李泽言一样,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哈,”李泽言干巴巴地冷笑了一声,“所以说在这个平行宇宙里,我不但和这位许教授在一起了还搞大了他的肚子,是吧?”


“鉴于这个世界的我显然是一个……男性Omega这一点,”许墨特别冷静地说道,“我觉得我在谁是被搞大肚子的那一个这一点上没有什么选择余地。”


“……”重点不在这里吧?


“那么,”许墨无视了李泽言腹诽的目光,继续问道,“我们要怎么才能让意识回到之前的世界里去?”


“我想没有什么好办法,”白起想了想,回答道,“不过,只要等到我的同事们抓住了那个Evolver,应该就能找到停止他的Evol的方法。只要Evol一停止,咱们的意识自然就能回去了。”


李泽言皱着眉头开口:“所以咱们现在要指望梁季中了?”


“我想是的。”白起点了点头,好像因为李泽言用这种语气说他上司而感觉到有点不悦。


他们都停顿了几秒钟,各自消化这些信息量,李泽言看了许墨好几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接受自己忽然多出来一个怀孕的伴侣——同性伴侣——这个事实的。然后李泽言忽然问:“那么,你们几个现在都是什么状况?”


“我是个Beta,这是身份证上写着的。”周棋洛放松地说道,一边说一边撬李泽言家的饼干盒,“另外我查了一下,我很确定在这个世界里我还没有谈恋爱。”


然后Queen弱弱地举起了手。


她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道:“那个……我们发现在这个世界……我和学长结婚了。”


李泽言和许墨的目光都落在了白起身上:是,所有人都知道白起对他的校花学妹爱得死去活来的,但是在现实世界白起可是欲言又止磨磨唧唧从高中暗恋到现在都没开口啊?难道ABO世界能使人坦诚吗?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幻觉,白起好像从脖子一路慢慢地红了起来,就好像是夜市上的小龙虾。


然后这位冷面特警慢慢地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那个,显然,在这个世界,我才是那个Omega。”


许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个近似于“闹哪样”的表情。


“所以说,是她跟你求的婚?”李泽言感觉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过于嫌弃了,他那一套属于资产阶级的绅士世界观可能遭到了动摇,“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白起坦诚而严肃地说道:“说真的,在现在这样一个平行世界里,我真的不太确定我是不是。”


“……”


 


 


Day3,12月27日


 


许墨占用了李泽言的书房。


虽然从感情上来说,李泽言真的一时半会很难接受都没有什么感情经历的自己忽然多了一个合法伴侣,而且这个合法伴侣还怀孕了的这个事实——他现在说“怀孕”这个词还会感觉到一种诡谲的感觉。可是他还能怎么办呢?


那是“这个世界”的他的选择。


李泽言觉得自己不太懂这个世界他的他自己,虽然许墨这个人从各种角度上来讲都算是长得好看的吧。要是世界上本来人类就有六种性别的话,说不定那是他会接受的类型。


他就是呆在这个思绪进入书房的,因为不管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设定都变成这样了,他总得确保孕妇——孕夫?这么造词真的没问题吗?——的健康饮食吧。


所以说,虽然这个世界的其他设定没怎么变,比如说现在李泽言还得管理公司,但是他还得给自己家里这位做饭。


李泽言处于一种荒诞地想笑的境地里面,而这还没完,因为他打开门的时候看见许墨用投影仪在书房的白墙上打了一个人体解剖图的投影。


许墨站在那,因为那个伪科学的肚子而不得不微微往后仰着身子,李泽言没有仔细观察过现实世界的孕妇,但是他感觉那个大小看上去显然已经过了怀孕中期了。


那一瞬间,李泽言有点焦虑地考虑了一下,如果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到了预产期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许墨并没有跟他讨论过关于他们的现状和这个世界里他们两个的关系的任何话,但是李泽言很清楚,作为一个没有性别认知障碍的正常男性,一朝忽然被认定成一个类似于“女性”的什么性别了——而且还怀孕了——肯定也非常、非常的不愉快。


更不要说这个孩子是他一直看不顺眼的人的了。


许墨没回头,只是在听见他进门的时候说道:“Queen说她是个Alpha吧?”


“是。”李泽言谨慎地回答道,并不知道许墨到底想要说了什么。


许墨伸手点了点那个人体解剖图,声音里不知道怎么泄露出一丝笑意来,然后他说道:“我有点想知道,当她发现女Alpha在第二性征发育以后,会在激素作用下发育出那种像海豚那样可以伸缩的〇〇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科学家面不改色地吐出了那个词,好像整件事一点毛病也没有一样。


……李泽言觉得自己短期之内没办法直视Queen了。


 


 


Day4,12月28日


    


如果你和一个人结婚了的话,你们两个一定是住在一起了。


Queen回想起自己醒来的那一瞬间,看见墙对面就挂着她和白起的婚纱照这档事,心里可真不是滋味。


这几天他们两个之间的尴尬加起来可能可以让月球爆炸,白起完全对自己的Omega身份接受无能——这是可以理解的——结婚的冲击倒是在其次了。


而现在,白起,她丈夫,或者也许在这个世界里应该叫“她的Omega”什么的,正走进屋来,警服前襟上都是血点。


制作人小姐一挑眉。


“执法途中遇到一个抢劫了别人的Alpha,”白起看见了她的表情,于是温和地解释道,如果他能把自己脸上的血擦掉可能还能更温和一点,“对我说了一点……不怎么好听的话,然后还想要袭警。”


——啊,对,这个世界也有那么一点点性别歧视来着。


而白起无声的台词应该是:我把他揍到妈也不认识了。


“……你没受伤吧?”最后她问道。


白起比了一个没有的手势,估计这个世界上没哪个抢劫犯——不管是个Alpha还是什么鬼——能让他受伤,然后他说道:“今天李泽言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咱们可以去他家吃饭。”


“哈?”Queen只能发出这个声音来了,上次李泽言不是显得对别的Alpha接近反应很大吗?


“可能是因为许墨的那个味觉问题,李泽言说想让他好好吃饭。”白起心情复杂地吐槽道,“好像李泽言觉得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他也应该负起责任来……不管他觉得那到底是个什么责任。”


然后他女朋友——他妻子,算了这个世界观可能不用这个词,也露出了一个十分复杂的表情。


“所以你去蹭饭吗?”


“……蹭,不蹭白不蹭。”


 


 


Day5,12月29日


 


“你的气味让我……”李泽言漫长地停顿了一瞬间,就好像在措辞,“分心。”


他的手指停留在那些没看完的文件上面,夕阳从窗外无穷无尽地漏进来,第二天就是元旦的假期了,于是连空气里都有一股子浮躁的味道。


许墨坐在窗户下面的沙发椅上看一本书,很可能是医学方面的,他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好像对那种书格外感兴趣起来。日渐隆起的腹部让他的行动并不方便,但是他从未提起过。


这根本就是不公平的,他们本来就不应该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浪费心思。


“信息素,”许墨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这个人的眼睛在夕阳下面呈现出一种琥珀一般的澄澈颜色,“这是正常的。”


李泽言挑了一下眉,把手里的笔放下了,然后他问道:“你认为什么算是‘正常’的?”


“标记之后的AO互相依赖,你对我的信息素的味道比对别人的更加敏感。”许墨用一种念教科书一般的语气说道,垂下眼睛的时候长长的睫毛扫过面颊,“信息素影响人体的反应,你的反应干涉你的理智和感情——你这几天有点过于在乎我的意见了,虽然原本咱们的交情并没有好到那个程度——但是这都是正常的。”


李泽言轻轻地啧了一声,尾音发凉,像是一个嘲讽。


许墨听见他站起来,向着这个方向走过来——许墨并没有抬头。而李泽言继续说道:“在你眼里,人类也就只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吗?”


“不太严谨,但是你要是这么认为也没有问题。”许墨冷静地回答道,感觉到对方的手指落在自己的肩膀上,隔着衣料慢慢地摩擦,只是两个手指的指腹而已,但是感受上好像烫的要烧起来一样。


然后,李泽言慢慢地、慢慢地俯下身,嘴唇几乎凑近了他脖子上的结合腺,温暖的呼吸拂在那敏感的皮肤上面。


许墨猛然抬起头,呼吸乱了几拍,瞳孔微微地放大。


李泽言审视着他,嘴角带着一个掠食者一般的笑容,他慢吞吞地问:“反应?”


许墨沉默了一瞬,然后轻声说:“的确如此,仅此而已。”


 


 


Day6,12月30日


 


Queen见到周棋洛的时候,后者正对着电脑傻笑。


然后等到她凑近了的时候,才发现电脑的画面上是医院的监控录像。她看了半天,在医院的走廊上发现了他们眼熟的人。


她不可置信地说道:“……许墨和李泽言去做产检了?!”


“这个世界原本那两位预约的就是这一天,”写作大明星周棋洛读作黑客Key的家伙乐不可支地回答道,声音正颤抖着接近崩溃的边缘,“我从来没见过Ares这么不知所措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


制作人小姐盯着那画面看了半天,感觉自己好像没办法带入到这种趣味中去。她想了想,然后说道:“李泽言看上去倒是挺……温柔的嘛。”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一个温柔李泽言加上一个“孕夫”许墨,就让整个场景变得更加诡异了起来。


“他当然温柔啦,医院的资料上显示都快六个月了。”周棋洛噼噼啪啪地按着键盘,浏览着他新调出来的页面,很显然是黑了人家医院的系统,“今天的安排上是第一次做B超呢。”


Queen哦了一声,她实在不知道在这种超现实情况下要说什么。


可是她看见监控里李泽言把手按在许墨的臂弯上,那个动作看上去不怎么用力,简直好像是虚悬在上面的。Queen想他甚至有可能是抬着手臂摆了一个符合这个世界里的人们的认知的动作,实际上只有几根手指搭在了许墨的手臂上。


于是她知道,他们之间的问题其实从来没有解决过。


 


 


Day7,12月31日


 


“因为在ABO设定上都长了子宫所以不能完全算男性”心塞三人组在朝闻路警察局对面的咖啡厅里来了个小聚,可能是许墨被前一天的产检打击到了。或者换句话说,是在ABO平行世界这种有性别歧视的设定中来个诉苦大会来着。


然而许墨也并没有喝咖啡,因为李泽言显然禁止他摄取咖啡因了,就算是那孩子并不能“真的”算是李泽言的,李泽言也觉得自己得为平行世界的自己负起责任来。


所以现在许墨面前摆着果汁,和周棋洛交换了一个眼神。


——因为白起的脖子上面有一个新鲜的牙印,就在这个世界Omega的结合腺的那个位置。


他们上次见到白起的时候,那块皮肤上可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敏锐的警察先生感觉到了另外两个人投向他的探究的目光,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了。”


……这也省略了太多前因后果了吧?!


周棋洛被咖啡呛了一下,然后他在一大串惨不忍睹的咳嗽中说道:“谁告的白?”


“当然是我了,”白起严肃地摇摇头,嘴角罕见地带了一点柔软的微笑,“这个世界的‘我’是被告白的那个,我自己总不能也这么干吧?”


“然后呢,”许墨盯着他脖子上那个牙印,目光锐利得好像手术刀一样,“然后发生了什么?”


白起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你不会想知道的,许教授。”


……所以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啦!周棋洛在心中疯狂吐槽,并且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来。


 


 


Day8,1月1日


 


这一日李泽言知道了关于防溢乳垫的种种,本来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需要知道这种知识的。至少按照魏谦的看法,如果他们总裁再这么大龄剩男下去,肯定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种知识了。


起因是,李泽言在桌子上发现了一个看上去特别像是女性内衣的配件的纯棉圆形垫子,正当他对着那东西发愣的时候,恰巧走进卧室拿东西的许墨在他身后用一种习以为常的声音说道:“那是个防溢乳垫。”


李泽言莫名其妙地回头看着他。


许墨打量着他,表情介于思量和犹豫之间,然后他说道:“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但是显然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Omega都会发育乳腺的。”


“……哈?”李泽言感觉自己发出了一个蠢兮兮的声音,这真的不能怪他,他实在是没有跟上许墨的思路,而且另一方面,他本来也不是女性身体发育方面的专家。


“显而易见,因为他们需要哺乳自己的婴儿。相比女性Omega,男性Omega的脂肪层会相对薄一些,但是相对别的性别显然会更明显。”许墨比了个手势,显得有点心累,“说真的,李总,你就真的没觉得这个世界我的胸围比原来夸张一点吗?”


李泽言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不是胸肌吗?”


许墨:“……我觉得你对胸肌好像有什么误解。”


“我之前不知道,”李泽言开始说,许墨终于罕见地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点不知所措来,很难想象,跟着一个男人去产检都那么冷静的家伙为什么会在现在不知所措起来,“所以说你在——”


“我在涨奶。”许墨面无表情地说道,好像自己没有说出多奇怪的词一样。


“……”


“这个世界和咱们的世界有细微的不同,”许墨絮絮地说下去,像是要跟自己的学生讨论一道题一样,虽然现在他们聊的话题也有点太奇怪了,“在正常的那个世界,虽然有的孕妇在怀孕后期会泌乳,但是也远远没有这个世界的Omega泌乳那么普遍。而且,像是涨奶这种情况本来应该是在分娩之后才出现的,现在就出现未免也太早了——那么也就只能说明,这个世界的Omega在孕期分泌的泌乳素比正常的女性还有多出好几倍——”


他的话题迅速往一个更加学术的方面滑落过去了,在他有一个诡异的大肚子而李泽言的手上拿着一个防溢乳垫的情况下显得格外的怪异。


然后李泽言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


李泽言的声音里有某种困扰了他很久的东西在,他问道:“你就从来没有感觉到奇怪吗?”


说真的,他们被那个Evolver抛进这个世界以后,许墨真的显得太冷静了——虽然明明他的处境才是最怪异的那个——他正以一个吓人的速度适应着这个世界。


而李泽言原以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适应这种状况的。


“感到奇怪有什么用处吗?”许墨反问道,他的声音里的那种意思很清楚,就算是他不能适应这种情况,对他们的处境也没有任何好处。


“也许没有用,”李泽言耸了耸肩膀,“但是起码能让我感觉你更像一个人一点。”


“那可能是因为你根本不够了解我。”许墨淡淡的回答道。


 


 


Day9,1月2日


 


“那么,”记者问道,她的脸上挂着一个“那种”笑容,就是会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想要什么回答的笑容,“你们深爱着对方吗?”


于是李泽言在记者热切的注视之下握着许墨的手,对方的指尖还算是温暖,但是远没有能到达心的距离那样的暖。


他用自己的手指拢着许墨的手,在摄像机和镁光灯之下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那是当然。”他这样回答道。


他们早已习惯这样面对面撒谎。


 


 


Day10,1月3日


《一个车或者疑似是车反正需要很高的心理承受能力还巨雷的那种东西》 


 


Day11,1月4日


 


李泽言睁开了眼睛。


那看见如烟的阳光从窗口泄露进来,那种感觉还是这样的熟悉,他的头疼得好像要裂口了一样。


他扫视着这个房间,周围的景物看上去好像是Evol特勤麾下的医院,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这里是单人病房,房子里白茫茫空荡荡的,除了李泽言之外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李泽言听见了梁季中在走廊里说话的声音。


他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吐了出来。


于是他就知道,这一切都已经彻底结束了。


 


 


Day12,1月5日


 


许墨在收拾东西。


他们今天就可以出院了,那个能力惊人的Evolver在被捕之后被严密地监视着,之前被他袭击陷入昏迷的那些人也都醒来了。总的来说,这件事已经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然后许墨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在他转身之前,他大概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会看见什么画面:因为李泽言在虚掩着的门前看着他,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些苦恼。这个人开口的时候,说的是:“我有话要对你说。”


许墨已经意识到他会说这句话了。


“那什么都不能说明。”许墨在他说任何话之前就抢先说道,他不太想纠缠这个问题,就好像再说下去脑海里糊浮现出什么栩栩如生的影像一样。他快步走过李泽言、试图越过他出门去,然后就被李泽言抓住了手腕。


有那么一瞬间,许墨觉得他们两个看上去像是在吵架的小情侣,这个想法让他不太开心。


“因为你要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归咎于生物本能,虽然我觉得你那仅仅是因为不想面对事实而已。”李泽言说话的时候挑起眉来,声音听上去依然是坚定而冷硬的。


然后他手上忽然一发力,把许墨拽了过去,许墨的肩膀重重地撞在了门上,发出了沉闷的嘭的一声。


他紧靠在门上,因为紧张而身体僵硬起来。李泽言接着身高的优势微微地俯视着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必讨论信息素的气味那天更远。李泽言忽然冷笑了一声,说道:“反应,哈?”


——因为他瞧见许墨的胸口起伏,瞳孔微微放大。


“你感觉到害怕吗?事情突破理智的领域进入到感情领域的时候?”李泽言轻轻地问道,他伸出手去,手指碰上许墨颈间柔软的皮肤,在另一个世界这里留下了一个牙印,当然在这里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你就没有试一试的勇气吗?”


他的另一只手搭上了许墨的腰,这个人的腰在没有什么男性怀孕设定的正常世界里还真是令人心醉神迷的细。


许墨沉默了许久,然后忽然露出了一个近似微笑的表情,他问道:“今天是所谓的‘第十二夜’吧?”


圣诞季的最后一天,还有那部同名的戏剧——


皆大欢喜。


李泽言似乎是明白了许墨的意思,他的嘴角几乎要露出一个笑脸了,他的手指并没有从许墨颈间放下去,而是又往前凑了凑,他的唇角几乎要碰上许墨的嘴唇了。


然后他轻轻地念道:“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许墨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去,咔嗒一声给身后的门上了锁。


 


 


 


 


(完)


 


 


 


 


*第十二夜从本义上指的是十二天圣诞季的最后一夜,主显节的前夕。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就是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主显节而作的。


《第十二夜》又名《皆大欢喜》。


 


*迁延蹉跎,来日无多,二十丽姝,请来吻我,衰草枯杨,青春易过。


出自《第十二夜》,应该是朱生豪译本。







——————————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干嘛。


可能先写正经东西骗粉(不是)然后开始写雷文和病娇文是我的惯例吧。


总而言之,这件事一部分得怪 @歌方唱罷 (歌方:???),另一部分得怪马克·赛博特版的JCS,剩下的锅才是我的。


(???)


另外为什么叫《第十二夜》啊。


那部剧里女主角女扮男装过你们记得不?


(许墨:因为这个么???)

一只LITTLE:

“我并不是不幸福,
也没有什么心理阴影,
也没吃过很大的苦,
只不过人生的路有点坎坷。
可是,光是活在这世上,
我就很吃力了。”

—《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